班門弄斧?喀布爾最大軍醫院遭襲,塔利班特種部隊15分鍾解決戰鬥

 原創 我是大伊萬 軍武速遞

根據環球網報道,當地時間11月2日中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薩達爾·穆罕默德·達烏德·汗軍事醫院遭到恐怖組織ISKP的恐怖襲擊。據悉,此次ISKP共出動了五名恐怖分子,包括四名槍手和一名自殺式襲擊者。襲擊方式是由“人彈”首先在醫院入口處引爆身上的炸彈,造成巨大的混亂,而後四名槍手衝進醫院實施無差別掃射,見人就開槍。據稱,此次襲擊事件一共造成起碼19人死亡,50多人受傷,所有恐怖分子都被塔利班擊斃。

那麼,對於這場由ISKP發動的恐怖襲擊事件、對於塔利班臨時政府在此次襲擊事件中的應對,咱們從純軍事和社會“麵”控製的角度,應當如何評價呢?大伊萬認為,從ISKP的行動手段看,沒什麼長進,基本上可以算作是2017年3月份,ISKP對同一所醫院發動恐怖襲擊的“翻版”;

而從阿富汗塔利班的行動看,反而要比加尼政府軍反應速度快了不少,甚至搞出了一些可圈可點的操作,從側麵展現了阿富汗塔利班的社會管理能力。

此次恐襲的細節

先說ISKP的襲擊手段好了,其實早在2017年3月8日早晨,ISKP就已經對這所達烏德·汗軍事醫院發動過一次恐怖襲擊,襲擊方式也是如出一轍,甚至更加殘暴:

從恐怖分子的人數來看,兩次襲擊出動的人數都不多,2017年的那次,路透社采訪不同的目擊者後認為,ISKP一共就出動了1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和3名槍手;2021年的這次,從塔利班擊斃的人數看,隻有1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和5名槍手,目標非常小,也難以發現。

2017年被爆破炸開的醫院後牆

而從這些恐怖分子的“任務分配”上,兩次自殺式襲擊的襲擊模式也是高度雷同的:

2017年的那次襲擊,ISKP選擇在醫院後牆進行爆破,隨後進入醫院發生槍戰;而2021年的這次襲擊,自殺式炸彈襲擊者選擇直接在醫院入口處引爆“人彈”。據一些親曆者稱,在引爆炸彈、造成一片混亂之際,作為第二梯隊的幾名ISKP槍手混在救援人員中一同進入,使用自動步槍、輕機槍和手榴彈等展開大屠殺,2017年的那次恐怖襲擊,甚至有目擊者對路透社宣稱,有些ISKP恐怖分子還“換上了醫生的白大褂”,把患者從床底下騙出來再開槍殺掉。

ISKP後續公布偵查照片顯示:這次襲擊前,醫院門口有多名塔利班的持槍警衛在站崗。(圖源:沙姆雄獅_EL)

總體評價,ISKP的襲擊手段,相當慘無人道,相當的沒有下限,但是也看準了絕大多數國家在社會麵管控上的一些缺陷,看準了大多數人在人性和習慣上的一些弱點,否則也不會“屢屢得手”了。

塔利班的應對策略

而從阿富汗塔利班此次針對ISKP恐怖襲擊的反應來看,大伊萬認為,反而要比前阿富汗政府軍要好一些。

還是先說2017年3月8日晨,ISKP發動的那次襲擊事件好了。襲擊事件發生後,阿富汗政府軍安全部隊很快趕到了現場,但是,麵對正在大樓內肆意屠殺民眾的ISKP恐怖分子,趕來的阿富汗安全部隊竟然沒有一個人敢進入大樓,隻是封鎖了醫院周邊的路口,然後就坐等阿富汗政府軍特種部隊過來處理。

而阿富汗政府軍特種部隊姍姍來遲後,不知道是因為沒有直升機,還是單純害怕了不敢參戰,在樓外磨蹭了個把小時,一直到直升機趕來,據說還有外國特種部隊趕來助戰的情況下,阿富汗政府軍特種部隊才通過機降的方式降落到醫院樓頂,然後開始逐層往下圍剿恐怖分子。應對上的遲緩和顢頇,讓區區三個ISKP的槍手在達烏德·汗軍事醫院裏從大早晨肆虐到午後,足足浪了六個多小時才被擊斃,這導致2017年的那次恐怖襲擊,根據路透社的事後調查,襲擊的傷亡人數有可能高達上百人之多。

傷員被送上救護車

相比之下,阿富汗塔利班在此次達烏德·汗軍事醫院的恐怖襲擊事件中,起碼有幾點做的還是比較到位的:

一是巡邏隊反應速度很快,據稱在ISKP的第一名自殺式襲擊者在前門引爆了炸彈後,駐防在醫院周圍的阿富汗塔利班警衛人員、正在附近巡邏的巡邏隊在十分鍾左右就趕到了現場。在趕到現場後,阿富汗塔利班立即同ISKP的槍手展開了交火,有效地幹擾了ISKP在醫院內展開的屠殺,盡最大可能性降低了恐怖襲擊的傷亡。

二是指揮官“靠前指揮”,據說當日在附近執勤的阿富汗塔利班警衛部隊,是由阿富汗塔利班“首都軍”指揮官穆拉·艾哈邁德親自率領的,在襲擊發生後,艾哈邁德也趕到了現場,指揮塔利班部隊對ISKP恐怖分子展開圍剿。但在隨後的交火中,艾哈邁德不幸被ISKP的子彈擊中身亡,另外還有消息稱,阿富汗塔利班特種部隊“巴德裏313作戰營”指揮官也在交火中身亡(未證實,可能是假消息)。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阿富汗塔利班貌似貫徹“靠前指揮”的原則貫徹的不錯,有高級指揮員在場的情況下,更便於不同作戰單位的阿富汗塔利班集中力量實施進攻,但是這“靠前”也未免過於靠前了些。

三是阿富汗塔利班居然出動了空突步兵對ISKP進行圍剿,在恐怖襲擊發生之後,趕到現場的阿富汗塔利班警衛人員、巡邏隊隻是第一梯隊,第二梯隊據說是位於喀布爾機場的、處於待命狀態的阿富汗塔利班“巴德裏313作戰營”特種部隊。從公布的視頻來看,“巴德裏313作戰營”在接令後,直接乘坐米-17型運輸直升機從機場起飛,在達烏德·汗軍事醫院的樓頂實施了機降作業,然後開始逐層往下清剿ISKP恐怖分子。這些阿富汗塔利班特種部隊的反應極為迅速,行動比較果斷,裝備比較專業,戰術也有板有眼,趕到現場後,不到半個小時就清剿完了所有恐怖分子,行動還是值得肯定的。

總的來看,阿富汗塔利班在此次ISKP襲擊達烏德·汗軍事醫院的事件中,在軍事上的表現還是相對比較好的,部隊反應速度很快,指揮官能夠靠前指揮,還出動了空突步兵參與清剿行動,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內就平息了事件,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襲擊的損失。

同時,純軍事因素背後展現出的政治因素,也是值得我們進一步肯定的:

比如阿富汗塔利班的警衛部隊、巡邏部隊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趕到現場,意味著阿富汗塔利班在社會麵控製上做的不錯,能夠將大量的作戰部隊撒到底下去巡邏;

比如阿富汗塔利班特種部隊相當專業的機降、清剿作業,意味著阿富汗塔利班在軍事力量的專業化、正規化的角度上有了一定的進步,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在一定程度上予以肯定的。

塔利班政府麵臨挑戰

但是,俗話說,“戰術上的優勢無法改變戰略上的劣勢”,盡管阿富汗塔利班在最近幾次ISKP的恐怖襲擊中應對的不錯,每次都能清剿掉一批ISKP恐怖分子,據說這次達烏德·汗醫院襲擊事件後,阿富汗塔利班在喀布爾又抓住了兩個從中亞某國家跑過來的ISKP。

阿富汗塔利班安全部門在喀布爾逮捕了兩名極端組織ISKP的外籍成員。(圖源:沙姆雄獅_EL)

但是,目前阿富汗國內的政治、經濟局勢總體上依然不容樂觀:

阿富汗代理副總理哈納菲等臨時政府官員在喀布爾機場舉行簡單的剪彩儀式,中國駐阿富汗大使王愚也參加送行,共同開啟“鬆子空中走廊”。

在經濟局勢上,阿富汗塔利班在進入喀布爾之後,接收的基本上是一個“爛攤子”,國內生產力水平極度低下、對外貿易聊勝於無、國內財政依賴於西方國家的施舍。盡管阿富汗塔利班已經開始做出努力,比如最近,阿富汗就開始往中國出口“巴西鬆子”,同時還和巴基斯坦、伊朗等國恢複了邊境貿易關係,但距離經濟的全麵複蘇還非常遠。更不用說,阿富汗塔利班麵臨的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冬季已經臨近,而阿富汗國內的糧食、禦寒衣物儲備不足,外彙儲備也基本上已經被加尼政府的高官們給卷的差不多了,能不能度過這第一個冬天,將成為塔利班麵臨的最直接的挑戰。

而在政治局勢上,阿富汗塔利班在進入喀布爾之後,麵臨的最為迫切的問題,就是怎樣從“秩序的破壞者”往“秩序的構建者”轉變。政治的成熟化、軍事的正規化隻是其中一塊內容,目前來看阿富汗塔利班確實做了一些工作,但是距離周邊國家的期望還有一定的差距。

阿富汗東部霍斯特省,前政府軍的部分官兵在阿富汗塔利班的要求下返回了工作崗位。(圖源:沙姆雄獅_EL)

更不用說,在經濟上的窘境,將在更大程度上對阿富汗塔利班的政治建設形成掣肘,最典型的,據說最近在昆都士清剿ISKP的行動中,阿富汗塔利班已經發現了有前阿富汗政府軍特種部隊士兵加入了ISKP,而南部阿富汗塔利班則開始動員前阿富汗政府軍士兵“出來上班”。這意味著阿富汗塔利班已經意識到,如果放任這些擁有軍事技能的人混跡在民間,而經濟形勢又總體不利,這些前政府軍老兵加入ISKP隻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但是,如果經濟形勢繼續不利下去,阿富汗塔利班就算再有號召力,估計也無法阻擋更多的阿富汗人加入有國際支持、甚至有西方國家資金援助的ISKP。到時候,怕是會出現尷尬的“攻守易位”,ISKP占據前些年塔利班的生態位,而塔利班則被丟到加尼政府的生態位上,這對於阿富汗人民來說,意味著曆史又開始了新的一次輪回,阿富汗普通人怕是真要受二茬罪了。

醫院襲擊發生後,一名女子在醫院外等候關於他哥哥的消息。(圖源:沙姆雄獅_EL)

因此,大伊萬認為,目前對於阿富汗塔利班來說,最迫切的問題有如下幾項:

一是趕快建立比較可靠的邊防力量,尤其是北部邊境線,一向是ISKP向南滲透進入阿富汗的“重災區”,必須嚴防死守;

二是趕快完成部隊的正規化建設,最起碼應該買點廉價的製服和裝具,免得大家都穿著阿富汗長袍,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

三是盡一切可能去拉國際援助,資金、糧食、衣服都行,然後在國內實行“以工代賑”,先把2021年冬天度過去。

阿富汗某地,坐在路邊寫作業的小孩。(圖源:沙姆雄獅_EL)

總而言之,大伊萬還是那句話:希望阿富汗人民好運,也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再上路一點,畢竟,現在塔利班可不是之前那個可以隨風浪的主了,它的肩上可真的有阿富汗的老百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