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為何能精準拆遷?精確彈藥+精準情報+精心準備

 定點清除行動古已有之,其傳統概念近似於暗殺、斬首行動,但時代又賦予了它新的內涵。借助於信息化的助力,當代的定點清除行動已發展成為一種新型的打擊樣式並最終上升為政治行為。按照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定義,定點清除是指:“國家、法律授權的國家代理人(包括合法以及非合法的)或武裝衝突中有組織的武裝團體,針對沒有被他們所監管的特定個體蓄意實施故意的、有預謀的致命性武力。”

借助精確製導武器的遠程打擊,定點清除在有效打擊目標的同時還能有效降低己方傷亡,受到部分國家的青睞。以美國和以色列為代表的少數國家甚至將定點清除上升為國家戰略,對特定目標群體開展廣泛的定點清除行動。在2021年5月10日爆發的新一輪巴以衝突中,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多個巴勒斯坦武裝派別的高級領導和骨幹實施了大規模的定點清除行動。

一、以色列的定點清除行動

(一)以色列定點清除行動的曆史

以色列學者認為,定點清除就是:“在政府的明確同意下,用最有限的軍事行動,殺死特定的危害以色列目標的行為。”按照以色列的說法,定點清除起源於聖經時代,自古以來就被猶太人熟練的運用。現代以來,猶太複國主義者所成立的哈加納、伊爾貢和萊希等猶太地下武裝組織都曾使用過定點清除戰術。現代以色列國成立以來,更是頻頻使用定點清除來消滅重要目標。特別是深受恐怖襲擊之苦後,以色列認為定點清除是在反恐戰場上有效預防和製止恐怖襲擊的戰術手段,並養成了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鬥爭策略。

以色列大規模開展定點清除行動並將其上升為國家戰略始於對製造了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慘案的巴勒斯坦恐怖組織“黑九月”的報複。經過多年鍥而不舍的追蹤,以色列先後定點清除了多名“黑九月”高級領導。不僅提振了國民的士氣,還有效震懾了各阿拉伯國家中的反以勢力。

■在慕尼黑奧運會劫持並殺害11名以色列運動員和教練員的恐怖組織“黑九月”成員。

以色列的定點清除不局限於報複,還主動清除有威脅的重要目標,如巴解組織前領導人阿拉法特一生曾遭遇50餘次暗殺。上世紀90年度以來,由於巴以和談的開啟,以色列的定點清除行動有所收斂,次數與規模大幅減少。

(二)擴大化的定點清除行動

錯綜複雜又延續多年的巴以問題在進入新世紀後,以哈馬斯、傑哈德、阿克薩烈士旅等為代表的強硬反以組織興起,對以色列開展自殺式襲擊。根據以色列軍方的統計,僅2000年10月巴勒斯坦第二次大起義到2006年4月期間,哈馬斯、傑哈德、阿克薩烈士旅三大組織就製造了119起自殺式襲擊,造成450名以色列人死亡。

由於以色列執法機構、軍隊和情報部門不能隨意進入巴勒斯坦人控製的地區抓捕自殺襲擊的製造者,以色列政府承受了極大的壓力。為此,以色列軍方製定了定點清除戰術,並迅速得到了政府及司法部門的批準,也得到了高達90%的以色列國民的支持。從2000年到2010年,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各派高級領導及骨幹實施了實施了213次定點清除行動,清除239名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的定點清除雖然可以消滅巴勒斯坦各派別的高層和骨幹,但其接替者卻層出不窮。同時,以色列在定點清除中大開殺戒難免傷及無辜,為其造成了極大的人道壓力。在2002年7月的一次定點清除行動中,以色列空軍投擲的炸彈在成功清除哈馬斯軍事組織負責人薩拉赫·謝哈德的同時也造成了包括婦女、兒童在內的13名平民喪生。雖然以色列法院最終判定定點清除合法,但以色列的軍情部門不得不對既往的定點清除行動進行反思——通過研發和使用殺傷範圍小、精準度高的精確製導彈藥來盡可能的減少附帶傷亡。

二、以色列定點清除行動中的使用的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

在近期的巴以衝突中,以色列多次對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各派反以組織實施定點清除。包括哈馬斯下屬武裝派別卡桑旅在加沙的最高指揮官巴塞姆·伊薩在內的16名卡桑旅指揮官在5月12日的襲擊中被清除。截止5月23日,以色列宣布已成功定點清除了30餘個目標。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近期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宣布定點清除行動的戰果。

根據媒體的曝光,在近期這場巴以衝突中,以色列用於定點清除的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主要有三種:

(一)“地獄火”導彈

“地獄火”導彈原本是美國研發的一款直升機載反坦克導彈,但由於其具有精度高、製導方式多樣、戰鬥部裝藥有限、適裝平台多的特點,天生適合用於定點清除行動。以色列在很多經典的定點清除行動中都使用了“地獄火”導彈。2004年3月—4月間,以色列先後使用“地獄火”導彈發起了兩次定點清除行動,清除了兩任哈馬斯領袖亞辛和蘭提斯。

在定點清除行動中,“地獄火”導彈多由阿帕奇武裝直升機或無人機掛載,適用於打擊暴露在露天的目標和移動中的車輛。

■掛載“地獄火”導彈導彈的以色列阿帕奇武裝直升機。

早期型號的“地獄火”導彈采用的是聚能裝藥或爆破戰鬥部,雖然裝藥不多但殺傷半徑仍然可達數十米,很容易波及無辜。在定點清除亞辛的行動中,炸死亞辛的同時也連帶使7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另外還使15人受傷。

根據實戰經驗的反饋,“地獄火”導彈的製造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發了新的改型——AGM-114R-9X。作為定點清除專用導彈,AGM-114R-9X將戰鬥部換成了6把鋒利的刀片,利用導彈高速飛行的動能進行殺傷。由於沒有爆炸衝擊波和破片傷害,其殺傷範圍被嚴格控製在目標及其周邊2米左右的範圍,基本不會傷及無辜。

■AGM-114R-9X想象圖及定點清除現場發現的殘骸。

被AGM-114R-9X擊中的目標有非常明顯的特征,沒有爆炸和燃燒,隻有被切割的痕跡。根據巴勒斯坦人在社交媒體上傳的照片,在這次巴以衝突中以色列首次使用了AGM-114R-9X,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既準確清除了目標,又沒有造成附帶傷害。

■被從天而降的AGM-114R-9X切碎的車頂。

(二)“鑽石背”炸彈

“鑽石背”炸彈並非某一型號的炸彈,而是對采用了鑽石型滑翔彈翼改裝的航空炸彈的統稱。其最早由馬可尼公司在1998年為美國空軍研製。傳統自由落體航空炸彈通過加裝鑽石背組件,可大幅提高命中精度和射程。

美國將鑽石型滑翔彈翼與2001年研製的SDB(小直徑炸彈)相結合,就組成了帶有鑽石型滑翔彈翼的GBU-39炸彈。由於GBU-39炸彈產量大、使用廣、被媒體曝光的最多,以至於帶有鑽石型滑翔彈翼的GBU-39炸彈就成了“鑽石背”炸彈的代名詞。以色列在定點清除行動中大量使用的也是帶有鑽石型滑翔彈翼的GBU-39炸彈。

■飛行中的GBU-39炸彈。

GBU-39炸彈的彈徑0.19米、長1.8米,加裝鑽石型滑翔彈翼後射程超過65千米,命中精度的圓概率誤差(CEP)可控製在1.5米以內,可穿透1.8米厚的鋼筋混凝土。GBU-39炸彈有2種型號,Block 1型彈重113千克,采用慣性製導和衛星製導的雙重製導,用於打擊固定目標;Block 2型彈重130千克,在衛星製導的基礎上采用毫米波、紅外攝像頭、和半主動激光的三重製導,用於打擊機動目標。GBU-39炸彈在研製時就考慮到降低附帶傷亡的問題,其戰鬥部的裝藥隻有23千克,相比老式航空炸彈動輒幾百千克的裝藥量,可以有效控製殺傷範圍,在定點清除行動中通常用於打擊中、小型建築物或地道。

■拆樓現場被抓拍到的“鑽石背”炸彈。

GBU-39炸彈的單價也控製在合理區間,美軍自用型單價不超過5萬美元。早在2008年,以色列就從美國大量進口了帶有鑽石型滑翔彈翼的GBU-39炸彈用於打擊哈馬斯的深藏於地下的掩體和武器庫,並在實戰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這次巴以衝突中,以色列大量使用了GBU-39炸彈,以至於庫存告急,需要向美國緊急求援。美國拜登政府已經批準了這筆總價高達7.35億美元的精確製導武器采購案。

(三)“傑達姆”炸彈

“傑達姆”炸彈是聯合製導攻擊彈藥(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英文縮寫JDAM的中文音譯。“傑達姆”炸彈是利用美軍傳統的自由落體的航空炸彈通過加裝製導組件改裝而來的精確製導彈藥。其製導原理為慣性製導和衛星製導的雙重製導,在將打擊距離由原來自由落體的不足10千米提高到110千米以上的同時,還能將命中精度的圓概率誤差(CEP)控製在13米以內。 “傑達姆”炸彈分為250磅、500磅、1000磅和2000磅4個重量等級和6種型號。“傑達姆”炸彈雖然性能先進,但由於是用老式炸彈升級而來,在美製武器中是少有的物美價廉。以色列曾多次從美國進口多個型號的“傑達姆”炸彈,根據型號不同單價(含配套設備和零部件)在2萬—7萬美元之間。

■掛載“傑達姆”炸彈的以色列F16戰鬥機。

“傑達姆”炸彈具有很好的鑽地性能,2000磅的GBU-31型可穿透6米厚的鋼筋混凝土。在定點清除行動中,對於高大建築物和地道,以色列往往會派出F16戰鬥機發射“傑達姆”炸彈予以摧毀。

■準確命中美聯社在加沙地帶辦公樓的“傑達姆”炸彈。

三、清除與反清除的激烈對抗

以色列的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雖然在定點清除中大開殺戒,但也並非無往不利,很多反以組織的高級領導和骨幹都曾多次在以色列的定點清除行動中死裏逃生,並積累了豐富的反清除經驗。

在巴勒斯坦開展定點清除行動,具有地區狹窄、人員密集、目標警惕性高、所在環境複雜、時間敏感性強等特點。以哈馬斯為例,其控製的加沙地帶麵積不過365平方千米,其中南北長約40千米,東西寬6-8千米,在如此狹小的地域內卻生活著多達210萬的巴勒斯坦人。由於加沙地帶全境都處於以色列的嚴密監控之下,作為反以強硬派的哈馬斯,全體成員尤其是高級領導都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惕。為躲避以色列的監控,哈馬斯采取了很多反製手段,歸納起來主要有四種:

1.飄忽不定的行蹤

為躲避以色列無孔不入的監控,哈馬斯高層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往往在一個地方不會停留過長時間,還會經常臨時改變行程。他們經常提前或推遲離開和出發的時間,臨時改變行動路線或會麵地點。在公開場麵露麵時,行蹤都有如驚鴻一瞥,轉瞬即逝。很多曾經死裏逃生的哈馬斯高層,都是靠這些方法躲開了以色列的定點清除。

2.隱真示假的身份

據路透社報道,2010年1月在迪拜遇刺的哈馬斯高級領導人馬巴胡赫生前曾進行整容手術並經常使用多個國家的假護照。2006年哥倫比亞曾破獲了一個偽造護照團夥,其長期與哈馬斯合作,幫助哈馬斯成員使用假護照進入歐美多個國家。哈馬斯高層及骨幹是有組織的使用虛假身份掩飾行蹤。

3.投鼠忌器的盾牌

哈馬斯會充分利用學校、醫院等民生設施進行掩護,其高級領導人在公開場合露麵時身邊往往遍布平民甚至是婦女、兒童,讓以色列不得不投鼠忌器。根據新華社2017年的報道,設在加沙地帶的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在一份聲明中:“最強烈地”譴責哈馬斯在兩所聯合國所辦學校下方挖掘地道的行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也譴責這一行為是想把學校的學生作為“人盾”。

■被炸成廢墟的美聯社加沙地帶辦公樓。以色列為此承受了極大的國際輿論壓力。

4.深藏地下的居所

加沙地帶遍布地道,為哈馬斯提供了良好的藏身之所。厚厚的土層,可以有效隔絕各種類型的傳感器,使以色列很難通過高科技監控設備準確定位目標。狡兔三窟的多個地道口也使得以色列即便使用鑽地彈準確擊中地道口也難以摧毀整條地道。設施完備的地道內甚至可以通行車輛,緊急時刻可以從地道快速轉移。

■加沙地帶可以通行汽車的地道。

四、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在定點清除中的局限性

1.目標身份判定難

由於反以組織成員的高度警惕性和采取的多種反製手段,以至於會出現以色列宣布已清除的目標,又死而複生的情況。對此,需要在清除的事前、事後對目標的身份進行判定——攻擊發起前,必須對目標身份進行反複確認以防誤中副車;攻擊結束後,對目標的屍體也需要及時驗明正身。

美軍在定點清除本拉登和巴格達迪時,之所以要派出特種部隊進行人工清除,就是考慮到目標身份非常重要,必須百分百確定無誤。而這種身份判定顯然是精確製導彈藥無法勝任的。

■墜落在本拉登家門口的隱身“黑鷹”直升機。對於本拉登這樣重要目標的美軍甘冒人員受損的風險,也要實施人力清除。

2.受戰場環境限製大

經過多年的反定點清除鬥爭,哈馬斯等反以組織已經學會充分利用戰場環境來躲避空襲。當其藏身於地道時精確製導彈藥將難以準確定位;當其藏身於清真寺、學校或醫院時精確製導彈藥將投鼠忌器;當其身邊簇擁著婦女、兒童時精確製導彈藥將傷及無辜。

3.不利於情報搜集

定點清除的目標作為反以組織的高級領導或者骨幹身邊往往攜帶有大量有價值的情報。一旦被毀於襲擊,會失去重要的情報來源。美軍特種部隊在定點清除本拉登時,就將其住所內所有有情報價值的電腦、存儲介質、紙質文件一掃而空。如果換成精確製導彈藥襲擊,隻能得到一片毫無價值的廢墟。

五、充分發揮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的威力

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在定點清除中雖受到諸多局限,但通過獲取精準及時的情報和大量周到細致的前期準備及反複推演的戰術,是能夠最大限度克服局限,實現情報、戰術與武器裝備的有機結合。

(一)精準及時的情報

兵馬未動情報先行。定點清除行動成功的基礎是通過有力的情報支援與保障,精準及時的定位目標位置,為打擊提供依據。從被曝光的曆次定點清除行動來看,以色列情報機構對反以組織的監控非常嚴密。在定點清除卡桑旅高級指揮官巴塞姆·伊薩的行動中,以色列已經對目標進行了長時間的監控,但受各方麵條件的限製,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進行定點清除。一直等到5月12日淩晨才準確、及時的定位了巴塞姆·伊薩所在的建築物,並使用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將整棟建築物與目標一起摧毀。摧毀建築物對擁有多種精確製導彈藥的以色列來說易如反掌,但難的是準確掌握巴塞姆·伊薩的行蹤。行蹤飄忽不定的巴塞姆·伊薩在每個地方停留的時間都不會太長,這就要求情報不僅要準確、及時,甚至需要有預見性和提前性。同時,還需要掌握其藏身的建築物內的人員情況,防止傷及無辜。

為此,以色列情報機構在巴勒斯坦地區構建了嚴密的情報網。一方麵通過衛星、無人機、雷達、竊聽器、攝像頭等高科技裝備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監控。另一方麵派遣了大量的特工並收買了大量的巴勒斯坦人進行人力監控。哈馬斯內部也被以色列情報機構所滲透,甚至連創始人之一的謝赫的長子莫薩博也被策反,為以色列提供了很多重要情報。正是在這些有力的情報保障之下,定點清除行動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二)精心的準備與巧妙的戰術

掌握了目標行蹤,並不意味著可以直接遠超發射空對地精確製導彈藥進行清除。還需要通過精心的前期準備和巧妙的戰術,確保彈藥不僅要擊中目標還要能夠有效摧毀,同時還要盡可能減少附帶傷害。以近期以色列對美聯社辦公樓的襲擊為例:

進行彈藥準備時,需要結合大樓的設計圖紙,選擇其承重結構作為爆破點,並計算需穿透的牆體厚度、起爆時間,從而精確設定引信;

設計彈藥的航路時,需要考慮到大樓周邊密集分布建築物的幹擾,科學選定載機發射的位置、角度和發射時間;

選擇爆破方式時,需要考慮減輕對大樓倒塌後對周邊建築物的影響,唯有采用定向爆破的方式才能確保合適的倒塌方向;

此外,還需做好計算耗彈量和彈藥飛行時間、協調空域等諸多前期準備工作,這些都需要專業的參謀和後勤保障團隊進行精心準備。

(三)精挑細選的彈藥

根據巴以雙方媒體的報道,在近期定點清除行動中,以色列根據目標的性質、狀態,所處的環境和周邊分布的平民等因素,靈活選用了不同的精確製導彈藥進行打擊:

對於運動目標,使用“地獄火”導彈進行打擊;

對於藏身於中、小型建築物內的目標,使用“鑽石背”炸彈進行打擊;

對於藏身於大型建築物內的目標,使用“傑達姆”炸彈進行打擊;

對於藏身於地下的目標,根據其所處的深度,選用“鑽石背”炸彈或“傑達姆”炸彈;

對於身處中、大型建築物內臨窗位置的目標,使用“地獄火”導彈穿過窗戶進行打擊;

對於需要嚴格控製附帶損傷的目標,使用“地獄火”導彈的AGM-114R-9X型進行精確打擊。

除此以外,雖然媒體鮮有報道,但有理由相信作為無人機研發和生產的大國,以色列武器庫內“哈洛普”、“英雄”係列、“螢火蟲”等多個型號的自殺型無人機(巡飛彈),必然也會根據自殺型無人機的續航時間、航程、載彈量,靈活的選擇清除目標。

六、對定點清除的反思

定點清除有效遏製了對以色列的恐怖襲擊,使以色列越來越習慣依靠武力來解決問題。殊不知,從此打開了以暴製暴的潘多拉魔盒。在巴以雙方的恐怖襲擊——定點清除——再次恐怖襲擊——再次定點清除的反反複複的報複與反報複中,一味的依賴和迷信武力隻會造成巴以關係陷入冤冤相報的死循環。巴以衝突的根本解決,還是需要通過政治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