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承認了!火箭軍反航母實彈打靶,暴露出中俄火箭軍最大區別

2019年07月10日     5,361     檢舉

上周,外媒普遍報道了中國在南海海域「試射」DF-21D反艦彈道飛彈的新聞。就在近日,國防部新聞局對此事正式回應說:解放軍南部戰區根據年度訓練計劃安排,在海南島附近海域組織了實彈射擊演練,不針對任何國家和特定目標。

外媒認為,此次實彈訓練可能跟美國海軍時不時地就向「俄亥俄」號戰略飛彈核潛艇下達無預案的發射任務一樣,可能是實戰背景條件下針對戰鬥部隊的抽查性發射;同時,發射數量也不止一枚,按照境外媒體報道火箭軍部隊在兩天的時間裡起碼打出了6枚反艦彈道飛彈。據此,我們可以推測,火箭軍的反艦彈道飛彈已經形成戰鬥力了。

這是你們之前要的視頻

但是今天我們來談另一個話題,前段時間很多讀者在小編的後台留言詢問「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改名「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的問題,還有些人問為什麼不學習俄羅斯,把飛彈部隊改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火箭軍」。

其實,軍隊改名不改名,從什麼名字改成什麼名字,在本質上都反映出了國家戰略與戰爭學說層面上對這支軍隊的定位與定義,也反映出了這支軍隊的實際建設水平與遂行各型作戰任務的能力,下面我們就來展開說一說。

「第二炮兵」概括了早期飛彈部隊特點

首先需要說的是「第二炮兵」,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戰術飛彈與戰略飛彈部隊最早的名稱,也是1966年7月1日由周恩來總理親自命名、毛澤東主席批准建立的兵種。我們現在回過頭去看這段歷史,很多人都會提到「周恩來總理從保密角度考慮,婉拒了錢學森等人給飛彈部隊取名『火箭軍』的提議」這一細節。

這一事實儘管有那麼一點點道理,但是細細想一想就不是那麼回事了——畢竟當時美蘇加上逃台蔣記「匪幫」對大陸飛彈部隊的偵察主要靠的是航天、航空偵察與人力情報,把飛彈部隊命名為「火箭軍」還是「第二炮兵」,對航空航天偵察不會有任何影響,對人力偵察也只有一點小小的影響。畢竟,飛彈部隊與炮兵的活動規律與軍令特點完全不同。

因此,當時的國家領導人將飛彈部隊命名為「第二炮兵」而非「火箭軍」,將其降格為「兵種」而非直接定義為「軍種」,在排除了保密因素後,反而是相對準確地概括了我軍飛彈部隊在建立之初所承擔的戰役戰術任務與存在的問題:作為軍委直接指揮的戰略打擊力量,我軍的飛彈部隊承擔著在戰時使用常規彈頭飛彈或核飛彈直接攻擊敵方戰役或戰略縱深兵力物資集結地、重要指揮通訊節點、有效瓦解敵軍戰略進攻能力的任務;同時,還兼顧打擊敵方戰略縱深的居民區/廠礦企業/能源基地、消除敵方的戰爭潛力與戰爭意志的任務。

由於當時飛彈部隊的裝備以短程型號的戰略飛彈為主,各種中程飛彈型號和數量都較少,在承擔的任務方面偏重於戰役打擊而非戰略攻擊,且飛彈部隊尚沒有自己的目標指引能力,在戰時必須得到其它軍種的目標指示與有效支援配合,所以當時將飛彈部隊定義為「加強版的戰役炮兵」也就是「第二炮兵」反而很符合實際。

「第二炮兵」的第一次升級

而伴隨著我軍飛彈部隊規模的不斷提升,各型號彈道飛彈不斷入列,建軍之初的「靠一個型號打天下(即DF-2型中短程彈道飛彈)」的局面在進入70、80年代後得到了極大的改觀,尤其是1980年我軍第二炮兵部隊執行580任務成功、DF-5型洲際彈道飛彈全程發射試驗成功基本形成完全戰鬥力。

我軍裝備的諸型號核彈頭數量穩步提升,型號也逐漸增多,第二炮兵部隊的任務側重開始發生轉移。從建軍之初偏重於戰區一級的戰略/戰役攻擊任務,開始向偏重於國家戰略層面上的戰略攻擊任務尤其是所謂的「二次核反擊」任務轉型,打擊目標也從以打擊敵方重兵集團與戰略縱深重要節點為主,逐步增加了對敵方國家戰爭潛力的攻擊任務比重。

此時的第二炮兵部隊在本質上已經脫離了「增強版戰役炮兵」的範疇,開始具備實施獨立攻擊戰略目標的能力了。但是在對戰役目標的攻擊上反而還一定程度上有賴於其它軍種的目標指示與戰果評估。說白了,這個時候飛彈部隊距離升格為軍種已經很近了,就差那「臨門一腳」了。

從「第二炮兵」到「火箭軍」的跨越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部隊在2015年12月31日正式升格為軍種,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部隊」,筆者認為需要考慮如下兩個重要的因素:

第一是飛彈部隊的任務轉型,尤其是2009年在建國60周年大閱兵上公開提出的「射程銜接、核常兼備」建設原則。意味著我軍起碼在當時已經將戰略與戰術核力量建設作為飛彈部隊建設的一個重要內容加以考慮、飛彈部隊的各型帶核彈頭的飛彈裝備與訓練工作也已經被提升到同常規彈頭飛彈相同的位置上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