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可以治好你「焦慮」的解藥來了

2018年07月02日     1,666     檢舉

我的原創專欄上線到現在

一直聚焦於親密關係,著手於自我提升

最近一段時間分享的主題是情緒

自情緒的產生髮展以及如何穩定情緒之後

這個階段會對一些具體的情緒展開討論

如之前討論過的「內疚」「後悔」和「憤怒」

今天解析焦慮,給你呈現更多角度的理解。

焦慮的2種來源

焦慮,在當代是一個很普遍的的情緒。對我來說,焦慮也很常見。在以前,當我遇到一個不確定事件的時候,會經常感到焦慮。

這是正常的,因為當我們進入到一個很複雜的狀況當中,對於很多事情都不能確定的時候,其實也就是當事情會超出我們的掌控範圍的時候。在這樣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陷入焦慮。

那焦慮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

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內在沒有構建很好的安全感,對於過去發生的事情很難做到自我安撫、對於未來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那麼當遇到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則會陷入焦慮。

對於自己的情緒安撫能力有彈性的人會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會有變化的,並且他們能夠在變化中接受新的狀況。

而對於無法接受變化的人們,也就是不能夠根據不同的狀態去調整自己來應對不同事件的人,就很容易會處在僵化的心理狀態當中,於是就會產生出更多的焦慮。

以上這些,就是焦慮的情緒被觸發的根本原因。

這些概念可能有些難以理解,所以接下來,我分享切身體會,用舉例說明來幫助你理解。

我曾經面臨一場持續的焦慮。

在2009年,我搬到北京,然後,在2014年,我搬到廣州。平心而論,其實我很喜歡北京,導致我離開的核心原因就是深度焦慮。

在那段時間裡面,我越臨近後期就越焦慮,甚至睡眠都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徹夜徹夜地失眠。

那時候,似乎在外人來看,我已經取得了事業上的成功:我一邊創業,一邊上班。

當時從事一份體面的工作,待遇也不錯,有專車有司機有獨立辦公室甚至福利很好報銷也沒有限額。

可是,我還是很焦慮。

因為我可以看到很清晰的未來,這樣的未來缺乏變化和創新,一眼就看到了盡頭。我沒有能力在那個環境完全改變我的命運,似乎我就被鎖死在那裡。

這種無法掌控自己人生的感覺讓我極度焦慮,徹夜失眠。

我不停地問自己,難道我的人生就這樣了嗎?

後來,在2013年年底的一次徹夜失眠之後,我終於想通了,我必須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全力以赴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於是我決定搬到廣州,在2014年花了一些時間交接工作,然後就徹底開始廣州的創業生活。

接下來,一切水到渠成,非常順利。

除了上述我的個人體會,其實焦慮還會在群體中流動。最常見的情況是,焦慮在家庭成員之中流動。

就像馬瑞·鮑文所描述的那樣,如果你觀察一群牛或者一群羊,它們當中的一員在遇到情況而焦慮時,整個群體都會開始焦慮。

因為哺乳動物的焦慮會在群體中傳遞。而我們人類,作為哺乳動物,也是同樣如此。

有時候我們的焦慮也不僅僅是來自於上面我舉例的那種個體的焦慮,也有可能是你的家庭成員或者別的人際關係傳遞給你的。

所以,焦慮有兩種不同的來源:

一、個體產生的焦慮。

有很多焦慮是自己給自己製造的。

比如說,我對自己生活的缺乏掌控感和安全感的時候,就是我自己在給自己製造焦慮。

我上文舉的在北京的例子就是非常典型的,當然,我們這時候除了覺察自己的需要,也要觀察這是否可能是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太高。

有些人,自從出生開始,他的情緒系統就是比其他孩子要多一分敏感,那是因為當他還處在媽媽的身體當中之時,媽媽的情緒壓力很大的緣故導致的。這樣的個體,可能更經常體驗到焦慮。

二、群體流動的焦慮。

有的焦慮是別人傳遞給你的,這是群體給個體帶來的影響。

比如說,在我的情感問答欄目裡面,很多大齡女青年都會對結婚感到非常焦慮。

尋根究底,裡面一部分原因來自於家庭成員的催婚。甚至有些人不是你的親人,只是根本與你無關的人,都會對你橫加干涉評論說:

「你這麼大了還不結婚?」

這就是焦慮的流動,因為人們本能地把焦慮進行傳遞。而人們把自己的焦慮傳遞到孩子身上的時候,其實就是投射。

但是,我們也要學會去理解和諒解,其實很多父母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焦慮,只不過是他們本身自己也沒有能力穩定情緒,他們自己就是焦慮的人。

從這兩方面的來源,我們需要知道,我們必須掌握分辨的能力。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