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離異女人的心酸:婚姻里再愛的愛情也不如男人的這點重要

2018年06月28日     793     檢舉

文|北蘇

01

愛他,你足夠了解他嗎?

許雯問自己這個問題,問了很多次,她坐在床沿的一角,真的有一種心如死灰般的絕望。

原本愛情里那個人呢,如今怎麼會變得這麼陌生,和冷酷。要知道,他們的婚姻也就才開始三年。

可是這三年,真的讓許雯感覺猶如幾十年幾百年那麼漫長,疲倦。

門口凌亂的擺著陳東飛奔出門前摔開的拖鞋,每次都是這樣,每次都是任許雯說怎麼多好話也留不住他。

陳東的冷酷一點都不冷,卻讓許雯很失望,每次他都會懇求許雯讓他出門,一口一聲的老婆,親愛的,小寶貝的叫著。

因為叫的特別的急迫,許雯知道,他只不過是哄騙她高興而已。

結婚這幾年,讓許雯逐漸的看清這個當初很愛自己的男人,她想問自己,如果當初知道他結婚後會是這樣一個人,她還會義無反顧的嫁嗎?

02

許雯認識陳東的時候她已經打算回自己家那面發展了,但是為了陳東她回去沒多久又返回了陳東的城市,和她家相隔幾千公里。

陳東很會籠絡住許雯的心,從一開始在一起他就許諾絕對是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絕對會好好疼愛她一輩子。

那會陳東的工作雖然也是不是特別的穩定,但是相比起他對自己的好,許雯覺得她應該給他慢慢努力的機會。

結婚之前陳東陪許雯回了趟娘家,他也是很主動的買了很多禮物,讓許雯覺得這個男人和她在一起絕對是真心的。

後來許雯想嫁,許雯的父母就這麼一個女兒,眼看自己的女人願意,准女婿又很誠心,也就同意了。

女人嫁給一個男人之前,想得最多的問題不是在乎對方有多少錢,而是他對自己有多好,能夠好多久。

許雯那時候感覺她嫁對了,陳東在她心裡,除了工作不太好,其餘都很完美。

03

結婚前夕陳東的一個朋友因為喝酒把別人打了,連帶著陳東也被牽連,賠了對方一些錢。

當時陳東回來和許雯一個勁的道歉,他說他真不該和他們去喝酒,真不該朋友喝多任他去挑事,他以後保證不再讓許雯跟著擔心了。

許雯原諒他,其實更多的是擔心他,他們說好,以後和他那幫朋友稍微保持一點距離,別光顧著每天喝酒,遠離了正經過日子的心氣。

陳東滿口答應,總之,結婚之前,在許雯的面前,陳東就是乖男人,遇事了媳婦第一,只聽媳婦的話。

結婚之後,遇事了也是媳婦第一,只不過許雯慢慢發現,他所謂的老婆最大,其實都是應付,敷衍,哄許雯高興罷了。

結婚這三年,陳東就沒讓許雯省過心,工作工作不順利,今天因為這個理由不幹了,明天因為和同事有爭執不去了,開始的時候許雯以為真的是陳東受了欺負,後來她才知道,都是陳東個人的問題。

做電腦配件工作時他和同事搶提成,還對客戶服務態度不好,後來又托朋友去了另外的店上班,沒過兩個月,就把一個同事給打了。

真的有一種婚姻是除了要應付滿地的雞毛,還要面對一個永遠不懂的主動成熟的男人,要一個人站得起來,扛起婚姻的責任,還要扶著一個扶不起的阿斗。

要多累,有多累。別的女人都有一個愛自己的男人讓自己依靠,而她要靠自己,還要分出經歷來收拾這個男人惹給她的麻煩。

04

後來真相才漸漸被許雯看透,陳東當初並不是被朋友牽連,而是他就是那個帶頭者,而他之所以那麼說,就是為了哄住許雯,結了婚,她就不會跑掉了。

就這樣,三年的婚姻陳東無數次的惹事,出狀況,但是永遠不知悔改。

讓他去做正事,他有一萬種藉口去不上,朋友喊他喝酒,他找一萬種理由也得去。

原本許雯以為,只要攔住他,不去和那些酒肉朋友喝酒,他就會慢慢變好,現在看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許雯想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是不能達成目的了。

她當初有多愛他,如今就有多失望。

一個人品有問題的人,是不值得女人犧牲幸福去改造和影響他的。

一個人品有問題的人,再愛一個人也是很難給她真正意義上的幸福,他只懂用花言巧語留住她,並不懂得,一段婚姻,一個好男人,對於女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對於一個女人的一生幸福來說有多重要。

許雯決定離婚了,就連離婚她都是悄悄的離家之後才敢通過律師通知陳東。

她了解陳東的個性和脾氣,真的是她決心想走,他也會絕情的對她,後果是什麼,她不敢賭。

所以想離,她不打算讓他再找到她。

不夠了解一個人的時候不要愛,不夠認清一個人人品的時候別急著嫁,幸福慢一點來,會來得更穩。

許雯的心酸,都化成一條無價的忠告,她說她希望所有的女人都能懂得,一個男人再愛你,人品不行,也不要嫁。

人品這一點,比愛不愛還重要。